《机器人总动员》导演评论音轨

walle-eve-coy

总体评价:五星推荐

简述:提供很多创作信息,同时讨论如何讲好故事。还有同步的幕后故事板,概念图。可以听出导演提前想好了这个评论轨该怎么录制,甚至掐到了具体时间点,真是诚意十足。

一些感想和摘录

很多人问导演是不是有什么政治信息想要表达。比如保护环境一类。导演说这不是他的目的。

导演的这个想法已经酝酿了十年左右。在忙《海底总动员》的时候他拖延,脑子瞎想的时候开始想到这个故事。在很长一段时间是没有立项目,而是他与自己找的几个人的兴趣项目。他们一直知道整个第一幕会发生什么,所以他们画好了故事板,讨论人物造型设计,整体基调是什么。这段时间确定了很多东西。而在这之后才被皮克斯立了项目。所以故事的难点是在于第一幕之后怎样发展。

导演对于大部分创作的建议就是要知道一个故事的结尾。导演在最初意识里一直知道瓦力会把Humanity带回地球,但不知道为什么人类一开始离开地球,他们怎么在飞船里生活等等。这些都是后来想出来的。由于有这个大致方向,故事才可以被创作出来。

电影的开头把宇宙和30年代的音乐放在一起。这是导演直觉上做出的选择,并非是刻意。高中的时候他在剧社里看过Hello Dolly。在研究这个故事的时候偶然间听原声带,然后发现其中的一首歌非常合适本片,当时就决定了。这么多年两者的结合的设定一直都没有变过。

设计瓦力和伊娃的时候,导演表示受到跳跳灯的影响很深。跳跳灯的模样并不拟人,但是通过动画能表达很多情绪。导演一开始让自己的团队收集各种有感觉的东西的照片,不管是洗衣机,汽车,招牌,然后分析这些东西为什么让你觉得带有人的情绪。导演很坚持让瓦力不是很像人。不要有鼻子和嘴。在一次和朋友聊天的时候聊到了小时候大家喜欢用望远镜摆出伤心脸和快乐脸,觉得这对瓦力非常合适,因此它的眼睛最后就由望远镜组成。他像坦克一样的腿是收到一个丈夫制作的轮椅的启发。这位丈夫的老婆因为瘫痪不能走,所以这个老公就特意设计了一个长得像坦克一样的轮椅可以让妻子四处散步。导演联系到他的时候他来了皮克斯总部来给大家演示。团队观察了在行动中轮胎是怎样和环境交互的,不如周围的沙子和泥土被怎样甩出去。这些对后来瓦力的设计都有很深的影响。

wally3

导演和团队在这个轮椅上玩了很久

伊娃是属于高科技的产物。如果瓦力是拖车的话,伊娃就是保时捷。他们让伊娃有眼睛,但是同样没有鼻子和嘴。导演非常喜欢让机器人在自己的局限中表达情绪。在飞船上不停喊“Halt”的机器人干脆连脸都没有,只有一个停下的标志。对于那个蟑螂小跟班来说,导演也坚持让它没有脸。想让一个蟑螂也很可爱其实很难,但他们的团队做到了。

握手是全片的重要符号之一。导演特意把这个镜头来近,因为在"Hello Dolly"的原片里这个镜头其实是个远镜头,并没有把拉手当做重点。

握手是全片的重要符号之一。导演特意把这个镜头来近,因为在”Hello Dolly”的原片里这个镜头其实是个远镜头,并没有把拉手当做重点。

导演坦言之所以在这部动画片里加入真人戏份是因为他太喜欢"Hello Dolly"了,并且坚持要用在影片中。所以为了保证和谐,发生在以前的人类都是真人,几百年过后的人类才是动画人物

导演坦言之所以在这部动画片里加入真人戏份是因为他太喜欢”Hello Dolly”了,并且坚持要用在影片中。所以为了保证和谐,发生在以前的人类都是真人,几百年过后的人类才是动画人物

历届舰长的肖像也是。最早的像真人,越往后越动画

历届舰长的肖像也是。最早的像真人,越往后越动画

这个红色的东西是个很重要的设计元素,灵感来源于拴住车轮胎的那个工具。因为全片对话很少,如果让观众快速了解有问题的机器人和没问题的机器人有什么区别,这个红色的东西就很有帮助。同时它还有让Eve关机的功能,也是剧情后面的需要

这个红色的东西是个很重要的设计元素,灵感来源于拴住车轮胎的那个工具。因为全片对话很少,如果让观众快速了解有问题的机器人和没问题的机器人有什么区别,这个红色的东西就很有帮助。同时它还有让伊娃关机的功能,也是剧情后面的需要

这个标志性的天空之舞其实也是个意外。导演一开始只是想找出一个能往瓦力在太空中移动的方法,突然想到在第一幕里瓦力在废弃堆里找到过一个灭火器,因此便顺理成章的在这里用上了。这个部分并没有特别遵循科学原理,因为太空中是传播不了声音的,但是导演和团队没有在意

这个标志性的天空之舞其实也是个意外。导演一开始只是想找出一个能往瓦力在太空中移动的方法,突然想到在第一幕里瓦力在废弃堆里找到过一个灭火器,因此便顺理成章的在这里用上了。这个部分并没有特别遵循科学原理,因为太空中是传播不了声音的,但是导演和团队没有在意

这棵植物被放在鞋子里也不是偶然。这象征着人类会重新站起来。

这棵植物被放在鞋子里也不是偶然。这象征着人类会重新站起来。

片中Axiom飞船的电脑的声音是《异形》女主角Sigourney Weaver。导演觉得她是科幻片的标志

片中Axiom飞船的电脑的声音是《异形》女主角Sigourney Weaver。导演觉得她是科幻片的标志人物

导演说在试映后观众对结尾有模棱两可的态度。有的人觉得是乐观的结局,有的人觉得是悲观的。为了让观众确定这是个乐观的结局,有人提出了用人类艺术史的进展来表现结尾字幕的想法。观众会在看动画中意识到人类慢慢回到了以前的状态。

在试映后观众对结尾有模棱两可的态度。有的人觉得是乐观的结局,有的人觉得是悲观的。为了让观众确定这是个乐观的结局,团队里有人提出了用人类艺术史的进展来呈现结尾字幕的想法。观众会在看结尾动画中意识到人类慢慢回到了以前的状态。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