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影评 Blog

6

《剪辑那点事》(上)

这学期上了一门叫做”History Of Editing”的课,本来是为了满足学分要求随便选的,结果发现是我来这边以来上过的最好的课。老师是Sam Pollard,和Spike Lee有过多次合作,非常有经验,我学到了很多关于剪辑和剪辑之外的知识。所以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下自己所学。聊聊剪辑师的职责和工作流程。

0

我们都要上山

前几天看一个得了砂肺的煤矿工人的采访。他已经算是晚期了。人家问他,你现在有什么希望?他回答,我只是希望我孩子可以快点长大,帮我把我婆娘送上山。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体会到“送上山”是怎样的一个委婉的表达。一时间心里非常伤怀和震撼,一是因为死亡在他口中已经没有恐惧,而像是一个期盼已久的朋友,一个能让他从生活苦痛中得到自由的奖励。二是自己已经病这样了,而家庭的责任却对他来说是唯一牵挂的。

0

少既是多

在剧本写作里,对话可以算是最重要和最不重要的部分。与其让男主对女主说“我爱你”,不如来行动证明。毕竟电影是视觉艺术,需要“show instead of tell”.

0

冷峻的魅力

这年头影评写的都和剧情梗概似的,大部分笔墨都在分析故事,这固然没什么不好。但Gone Girl会是一部让你有冲动写真正“影评”的电影,因为从电影制作的角度来讲,各个方面都耀眼到不能让人忽视。

0

校园电影那点事

在一位美国女同学的强烈推荐(骚扰)下,我终于看了这部大名鼎鼎的《贱女孩》(Mean Girls)。这部片在美国火成啥样呢?基本身边所有美国同学都看过,前几天Katy Perry在推特上暗讽Taylor Swift时也用的是片中Rachel McAdams饰演的Regina的名字,足见本片在美国影响力。从中我们能瞥见不少美国校园文化与中国的不同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