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随感 Blog

6

《剪辑那点事》(上)

这学期上了一门叫做”History Of Editing”的课,本来是为了满足学分要求随便选的,结果发现是我来这边以来上过的最好的课。老师是Sam Pollard,和Spike Lee有过多次合作,非常有经验,我学到了很多关于剪辑和剪辑之外的知识。所以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下自己所学。聊聊剪辑师的职责和工作流程。

0

我们都要上山

前几天看一个得了砂肺的煤矿工人的采访。他已经算是晚期了。人家问他,你现在有什么希望?他回答,我只是希望我孩子可以快点长大,帮我把我婆娘送上山。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体会到“送上山”是怎样的一个委婉的表达。一时间心里非常伤怀和震撼,一是因为死亡在他口中已经没有恐惧,而像是一个期盼已久的朋友,一个能让他从生活苦痛中得到自由的奖励。二是自己已经病这样了,而家庭的责任却对他来说是唯一牵挂的。

0

少既是多

在剧本写作里,对话可以算是最重要和最不重要的部分。与其让男主对女主说“我爱你”,不如来行动证明。毕竟电影是视觉艺术,需要“show instead of tell”.

0

冷峻的魅力

这年头影评写的都和剧情梗概似的,大部分笔墨都在分析故事,这固然没什么不好。但Gone Girl会是一部让你有冲动写真正“影评”的电影,因为从电影制作的角度来讲,各个方面都耀眼到不能让人忽视。

0

校园电影那点事

在一位美国女同学的强烈推荐(骚扰)下,我终于看了这部大名鼎鼎的《贱女孩》(Mean Girls)。这部片在美国火成啥样呢?基本身边所有美国同学都看过,前几天Katy Perry在推特上暗讽Taylor Swift时也用的是片中Rachel McAdams饰演的Regina的名字,足见本片在美国影响力。从中我们能瞥见不少美国校园文化与中国的不同之处。

2

关于阿司匹林的一切

爷爷在我出生前2年来北京到我妈工作的友谊医院做一个简单的前列腺手术,结果术后消化道大出血差点死在台子上。奶奶当时人就不行了,说:“都吐黑血了,这是人死以前才有的症状啊!” 当然爷爷最后没事,虽然现在人已经走了吧。追其原因就是手术前他自己吃了点阿司匹林没有和别人说。这阿司匹林是稀释血液避免血栓的,应该术前7天就要停止吃,否则很容易手术时大出血。他自己手术前一天感冒了,随便吃了点药,但是为了不耽误手术因此就把这个事实隐瞒了,所以出了这么个幺蛾子。确实是疏忽了,某种意义上是因为在我妈自己医院做的手术,大家都是熟人帮忙。

0

论演员的素养

前几天有机会提前看了FOX这部秋季新剧”Red Band Society”的导航集(美剧第一集被称为导航集“Pilot”,往往成为衡量一部新剧前景的重要指标)。放映完后还有一些和演员的交流,估计是公司提前放映看看反应怎么样。 先介绍下从第一集看出的大概剧情。故事发生在洛杉矶的一家比较好的儿童医院,住在里面的青少年往往有长期疾病,讲述这些个性迥异的孩子如何各自相处各自成长的故事。旁白是一个陷入昏迷的男孩子讲述的。啥?陷入昏迷咋还能讲旁白?这也不是第一次,更奇葩的请参见《绝望的主妇》,旁白一直是一个死人在说…

0

从《饮食男女》看中国家庭困境

前几天又温习了下李安的父亲三部曲系列。《饮食男女》中贴近结尾处的“大逆转”仍然让我目瞪口呆:片中的父亲要娶的竟然是和大女儿同龄的锦荣,并非是和自己同龄的梁伯母。这段“乱伦”的出现顿时让我对本片的思考上升了一个境界。 性在父亲三部曲里算是很重要的一个议题。能看出导演想通过这个中国人不愿探讨的禁忌话题来体现很多中国家庭的压抑,对责任的思考,以及那些隐藏在平静背后的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