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人生

4

更新/随想

我回来啦! 博客好久没有更新了,是因为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想想事情。现在好像睡了一场大觉,决定醒来做点事情了。写一写心得。

0

噪音

是时候该静一静了。脑子里乱的很,有太多焦虑了。

0

不值得被拯救的人类

我现在还记得刚玩完”The Last Of Us”的时候自己对结局是如何的不爽。现在看来还是自己naïve啊。受社会主义毒害极深。

2

孤立生,非孤意终

今天写作课结束了。结束前老师说的一句话击中了我: “Art is often made in isolation but is not about isolation.” (艺术往往在孤立中诞生,但并不总是关于孤立的)

1

写给20岁的自己

今天20了,总觉得该写点什么。写作有时候就是个自省的过程,不然恍恍惚惚半辈子就过去了。也只有静下来的时候,时间会流逝的慢一些。

0

校园电影那点事

在一位美国女同学的强烈推荐(骚扰)下,我终于看了这部大名鼎鼎的《贱女孩》(Mean Girls)。这部片在美国火成啥样呢?基本身边所有美国同学都看过,前几天Katy Perry在推特上暗讽Taylor Swift时也用的是片中Rachel McAdams饰演的Regina的名字,足见本片在美国影响力。从中我们能瞥见不少美国校园文化与中国的不同之处。

2

关于阿司匹林的一切

爷爷在我出生前2年来北京到我妈工作的友谊医院做一个简单的前列腺手术,结果术后消化道大出血差点死在台子上。奶奶当时人就不行了,说:“都吐黑血了,这是人死以前才有的症状啊!” 当然爷爷最后没事,虽然现在人已经走了吧。追其原因就是手术前他自己吃了点阿司匹林没有和别人说。这阿司匹林是稀释血液避免血栓的,应该术前7天就要停止吃,否则很容易手术时大出血。他自己手术前一天感冒了,随便吃了点药,但是为了不耽误手术因此就把这个事实隐瞒了,所以出了这么个幺蛾子。确实是疏忽了,某种意义上是因为在我妈自己医院做的手术,大家都是熟人帮忙。

0

错过

一 貌似从有记忆的时候就认识玲了。都是住在筒子楼,那种老式的建筑,做个饭还得去楼道里。爹娘都是湖南人,爱炒辣椒,后果就是每次做饭呛得整个楼道的人流眼泪。那也没办法啊,谁让他们好这口,就算是guilty pleasure吧。 玲住在隔壁,梳着两个辫子,总要在头上别一朵奇怪的花一样的东西。 “你头上那玩意真难看。” 我喜欢损她。 “我妈偏要我戴。说要不没有女孩味儿。” 说着她就咧着嘴笑起来,一条巨大的牙缝外加各种歪七扭八的牙齿。做父母的真不容易,这晚上哪里有不做噩梦的。 我也学她夸张的咧嘴,露出自己也没怎么张齐的牙,就算配合一下吧。那会多小啊,小学都没上,也没什么面子不面子的。

0

什么是爱情

作为一个身体加精神上的virgin,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不过就算对于经历过感情的人,估计他们也会有这个问题纠结了很久。有些人花了一辈子的时间也不知道什么是爱情,有些人声称自己找到了爱情,有的人明明已经陷入爱情却又矢口否认。这个问题能持续几千年是有原因的,因为我们总是在寻找,我们总是不满足。没有爱情的人担忧自己什么时候能找到;拥有爱情的人担忧这个到底是不是我心中的那个爱情。也许本来就没有答案

0

我们为什么是我们

小时候总是把人分成好人坏人,稍微大一点的时候把人分成自己喜欢的人和讨厌的人。而现在的我,总是努力放下自己的偏见,想要去理解别人为什么是现在这样的性格。当初在我知道我自己超级讨厌的一个同学其实是在一个离异的家庭以后,我非常的自责,因为我被自己的喜好蒙了心智,只顾着讨厌人家,却根本不理解他是在怎样的环境成长的,他为什么是现在这个样子。所以我现在都有点环境主义论了,觉得一个人的性格和外界因素有很大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