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

 

早上起来看书。中国那边还是除夕夜,因此自己也看不进去什么。微信要和家里人问好,结果视频信号不好,画面永远延迟,听的也不清楚。每当这个时候就格外心酸。看着家里的人如此热情的问候我,我得到的却只有影像,就好像做梦一样,不知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微信群里大家都在抢红包。我觉得没劲,把过年的气氛都弄歪了。我后来也送了个五十块的红包,其实平均下来每个人也没拿多少。就是这么个意思,是一种联络感情的方式吧。不过看着自己10岁都不到的两个侄女每人都有微信号和朋友圈的时候,还是挺惆怅的。我以为我这个年代长大的孩子已经够fucked up了,再看看她们这代人,每个人手里都是电子设备,会熟练的自拍和美图秀秀,心里更是很心酸。我觉得自己是特别没有生命力的一代,一切都太安全了,老老实实的上学,吃得饱,穿得暖,就和贾宝玉一样。可是富不过三代,贾琏他们哪里会有贾母的那种生命力。这对我也是很大的警钟。表姐她们怎么养孩子是她们的事,我自己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别那么懦弱,把第一代人奋斗的生命力延续下来。

快到中国凌晨的时候,我在星巴克,喝着温温的卡布奇诺,坐在靠窗户的位置,被阳光照着。很久没有感受到阳光的温度了。每天都是宿舍,图书馆,食堂,三点一线的生活,都忘记人与自然最紧密的联系了。地球上一切生命都起源于太阳。有这样一个东西在天上照着,让你感到很卑微。这也是应该的,人不能太自大。

零点的时候,我走到华盛顿广场,看着融化的雪和冒着绿芽的草坪,还有蹦来蹦去的松鼠,感到格外的欣慰。人有时候太局限了,总是在纠结自己那点事。当你走出来看世界的时候,会发现世界充满这么多富有生命力的东西。

我一直不喜欢花,觉得买了就得死,也留不住,何必让自己伤心呢。但是自己昨天买了一小束白色的康乃馨,插在一个细长的小瓶子里,放在宿舍的桌子上,房间顿时就活了起来。我一直以为我是那种看着花就会伤心的人,因为脑子会一下子跳到花枯萎的时刻。但是现在看来也不尽然。如果我不买这束花,可能过几天开始枯萎了,店员就会把它扔掉。那还不如放在我这个能欣赏它的地方,这样它也算有更多的价值吧。

“价值”。多么自大的一个词。好像我不去欣赏它,花就没有意义一样。我看着这盛开的康乃馨,每个波浪状的花瓣都显得那么纯粹。可是它的起源是什么呢?肯定不是自然生长,估计是在某个大棚里被人工培育的。或许它本来就不该存在,是人为了所谓的欣赏而让它存在的。人类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肆意培育某种生命,为了自己的愉悦,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它凋零,这真是非常滑稽的事情。我常常在想,如果我们还在生物链里面,还没有走出适者生存的原始方式,生活又会是怎么个样子。或许我这么懦弱,放在古代,早就该被吃掉了。正是因为有现代科技的便利和保证,我这种不该活的人才能活下来。这样一想,又有谁是真正“应该”活着的呢?“People don’t get what they deserve. They get what they get.”本来就没有什么应该不应该。爱纠结原因的,估计也只有人类了吧。还不是自己给自己下套,成心找不自在。从这个角度来说,人是有existential suffering的。我们的意识就是我们的牢笼。

我看着广场上来来往往的人,弹着钢琴的大叔,笔直的第五大道,飞起的白鸽,和碧蓝的天,这才意识到生活本来就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你所能做的,便是睁开眼睛,活在当下,感激生命。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