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利的游戏》总算在第六季成为了不同的剧集(翻译)

Game-Thrones-Season-6-Finale-large_trans++2oUEflmHZZHjcYuvN_Gr-bVmXC2g6irFbtWDjolSHWg

这才差不多。《权利的游戏》季终集“凛冬寒风”是这一季最好的一集。或许是这几季来最好的。里面充满了主要的情节发展(再见,Baelor;你好,Dany的船队),但依然能腾出空间呈现一些安静的时刻。比如Tyrion令人动容地接受了Hand of the Queen的职位。我上周出差了,所以没能参与寻常的《权利的游戏》讨论。但是我对这一集还有整体的第六季是怎样体现了这个剧集的发展情况有一些看法。

在上一季里,观众们有限的(尤其是关于在北方的情节线上)体会到这个剧在马丁的小说内容被用完的情况下会变得怎样的不同。但真正在这一季里这个例外才变成了常态。虽然马丁在很久以前就给剧集负责人Benioff和Weiss提供了整体情节发展的蓝图,但他们再也不能一个场景一个场景地依赖原著。《权利的游戏》现在真正成为他们的剧集了。再加上节奏,人物发展,和情节精简上的变化,这个剧集已然是不同于我们曾经观赏过的第一季到第四季。变坏了,但也变好了。

先说说哪里变坏了。尽管早期的《权利的游戏》有着所有带剑和魔法的史诗片的特征(穿着盔甲的骑士,神秘的女祭司,诡异的僵尸),但在主题上更接近政治/间谍惊险片,Johh Le Carre那种(《夜班经理》《锅匠,裁缝,士兵,间谍》的作者),只不过加了龙而已。

人品不佳的Robb Stark在第三季的时候有一句话说的很对,“我每场战役都赢,却在输这场战争。” 高贵家族的伟大战士们都有着毙命的倾向(Ned Stark和他儿子Robb,Robert Baratheon和他弟弟Stannis)。现在剩下来的不是高贵的骑士,而是狡猾的雇佣兵(Bronn, Daario Naharis)或者是死不了的Clegane兄弟。

 

但这些情节在前两季都完成了什么?基本上什么都没有。

 

从一开始,手握真权的都是阴谋家:Tywin,Tyrion,Cersei(尽管她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擅长这个游戏),Varys,荆棘女王,Margaery,当然还有小指头。基本上我们所知道的Westeros都是小指头创造的。他通过谋杀Jon Arryn并说服Stark一家人Lannister是幕后元凶从而种下了五王之战的种子。同时也是小指头和荆棘女王一起策划了紫色婚礼上的谋杀(当然在这期间通过红色婚礼,Tywin打败了Stark家族以及北方的军队)

但这些情节在前两季都完成了什么?基本上什么都没有。Tyrion主要的成就是企图和奴隶城市建立和平条约,结果还失败了。(对,他还说服Dany把Daario留在身后,但这根本算不上“情节”)。Varys跑到Dorne去撮合荆棘女王和Ellaria Sand的结盟。Margaery和High Sparrow结盟,结果是灾难性的。
至于小指头,这个曾经的谎言大师,现在也不是他自己了。在过去一季他主要的职责是把Sansa嫁给Ramsay Bolton(然而他完全不知道这位大哥是七国之内最著名的施虐狂)。这一季里,他确实用一只宠物隼迷住了幼稚的Robin Arryn,但和说服孩子他妈Lysa把老公杀掉并嫁给自己,让自己成为Lord of the Vale(事后还把她摔死)比简直是太微不足道了。对,他还去Winterfell救Jon Snow的军队,估计日后把这个救援当做筹码。但从目前来看,他的行为主要被Sansa的召唤而驱使,而不是基于某种精巧的规划。小指头从来没有这么“小”过。

Cersei(总算!)给我们在季终集里带来了一个令人满足并充满戏剧性的阴谋。这是个很棒的时刻,尽管前面已经给你很多暗示了。但是这带来的刺激感提醒了我们这种时刻已经变得越来越稀少。
当然了,本剧在这一季里依然有着几个震惊时刻。但这些时刻一般都很任性(Ramsay捅死爹),方便并及时(Danny和她的龙回到Meereen),简单(尽管很爽,Cersei利用野火的情节并不是很复杂),或者干脆没有解释。比如我很享受Arya对Walder Frey的复仇,但是这完全没有个由头。Arya是什么时候从哪里回到Westeros的?她是怎样潜入Frey家,杀了他俩儿子,并跑进厨房把他们做成蛋糕的?她又是从哪里得到的新脸?(很浮夸的设定。她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真脸完成以上的一切。这《碟中谍》似的剥脸并不是做给Walder看的,而是做给我们看的)

和很多这一季和上一季的事件相似,Frey的谋杀看上去是一个完全是没有精心铺垫的高潮。把这种时刻和以往通过精心设计的时刻相对比,比如紫色婚礼,在发生的很早以前就介绍了Ser Dontos这个蠢蠢的人物以及他送给Sansa的毒药项链。对比之后会发现区别真是太大了。

 

这是个简单的规则:杀掉国王的妹妹,引起一场战争。

 

马丁的小说对于人物的动机总是非常谨慎,这也是本剧另外一个节省的方面。我们还是不知道小指头在把Sansa嫁给Ramsay时心里在想什么,看样子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了(这怎么能让他离“想象我在铁王座上,而你在我身边”这个愿景更近了?)在Vale的骑兵第九集里救了Jon的军队以后,网上有很多关于为什么Sansa不告诉Jon援兵已经在路上了的讨论。然后季终集给出的答案基本上算不上答案:“我应该提前把关于Vale骑兵和小指头的事告诉你的。对不起。” 这是我的错!肯定是我不小心忘掉了。

关于继承的法律也变得不严格。我对Cersei坐上铁王座没啥意见,因为基本上在King’s Landing已经没有什么活着的候选人了。但别忘了她之所以能坐上王位是因为他杀了成千上百的人(包括皇后和教堂首领,同时把这个城市里最神圣的建筑毁掉了)。如果能体现群众对她这个行为有一丝的忧虑或者骚乱当然更好了。另外的几个继承也有不少问题。当Ramsay(在目击者面前)杀了他爹并且把继母和小弟喂了狗之后,怎么会有任何人愿意接受他成为Lord of the Dreadfort,更别提Lord of Winterfell和Warden of the North了?除此之外,尽管我知道Dorne喜欢在自己的鼓点中前进,但是让一个已经死了的王子的杂种爱人残忍地杀害这个地方合法的统治者,并且让她最终成为这个地方的领导人,实在是太迁就了。为啥不把她处决呢?

当然了,从一开始开始Dorne就是一团乱麻。本季的最终集强调了在没有马丁之后本剧在节奏上遇到的困难。Ellaria明显想让Dorne和King’s Landing打仗,这很有道理。但这应该在本季的开头发生:Oberyn在第四季死了。从Cersei知道自己的闺女被毒死开始,两方应该都有打仗的念头。这是个简单的规则:杀掉国王的妹妹,引起一场战争。

季终集里还有其他诡异的时间错乱。当Ser Davos(总算!)弄清他最爱的公主Shireen身上发生了什么之后,他和Melisandre对峙。这也应该在五六集之前就发生了,最好在这位红姐把Jon重启后立刻发生。把这个拖得这么晚估计是为了让最后一集多些劲爆点吧。

 

为什么《权利的游戏》近来感觉像是由重要的情节转折构成,而没有足够多的细节去准确地填充?因为它就是这样的一个剧。

 

与此同时,一些其他的情节却发展的太快了。The Sparrows在上一季一个两分钟的蒙太奇里就接管了King’s Landing。结果就是他们在首都的统治根本就讲不通。相似地,Stannis的道德沦陷和最终的衰弱明明可以在好几集中慢慢发展,成为一个令人心痛的情节点,但是因为缩短的太厉害,差点引来观众的怒火。

同时间一样,距离也发生了问题。谁能给我解释下为什么Varys从Slaver’s Bay(划掉) the Bay of Dragons跑到Dorne然后又跑回来只花了一集的时间,然而Sam花了四集的时间才完成从Horn Hill到Oldtown这趟短途旅行?是,《权游》的编剧/制片人Bryan Cogman在推特上已经解释了,说“这是为了避免,比如,Arya花四集的时间在船上。” 但是这种问题完全可以用别的方式解决啊,比如让Varys早几集去Dorne,而无需借助无意义的时间压缩。

说了这么多,我不过是想说明在过去两季里,《权利的游戏》已经变成了和前四季截然不同的剧集:在情节和动机上越来越粗心,依赖主要的情节进展却又没有足够的铺垫或解释,倾向戏剧化的震惊而不是内在的逻辑,等等。

但这也几乎是无法避免的。为什么《权利的游戏》近来感觉像是由重要的情节转折构成,而没有足够多的细节去准确地填充?因为它就是这样的一个剧。在这部剧的前四+季,Benioff和Weiss可以从马丁大面积的情节,场景,和对话里选最好的。现在他们只剩下原始蓝图了。所以不出所料,这种变化显示出来了。

此外,现在的《权利的游戏》是否像以前那么好并不是我们应该问的问题。更好的问题是,“和马丁提供的原材料比,这部剧有没有更好?” 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没有那么明确,至少得等到马丁把他的大作完成再说,如果他真的能写完的话。这位作家的第四本小说,尤其是第五本小说,都是一团糟。经常引出一把新人物(往往还很无聊),把他们送上跨越Westeros和Essos的长途旅行,毫无目的,并且没完没了,好像他们想绘制两个大陆的谷歌地图一样,一个城市一条街的走。就算Benioff和Weiss还在从马丁的原始文本里工作,估计他们也得改不少东西。他们上一季不是已经改了不少了吗。

 

“凛冬寒风”不仅是极其令人满足的一集,而且是《权利的游戏》的范例

 

所以与其忍受着马丁毫无目的的游荡,我们得到了Benioff和Weiss鲁莽的动量。不管你们怎么给这一季挑刺(我明显已经挑了很多了),它在往前走,并且走的比任何一季都要快。马丁在写了五部书后,结局却离的越来越远。但Benioff和Weiss却在向终点前进。只剩下两季了,比原先计划的缩短不少。(我需要指出他们因为没有刻意扩展这个剧集肯定少赚了好几百万美元,这种收敛是需要获得肯定的)

这便是为什么在我心中,“凛冬寒风”不仅是极其令人满足的一集,而且是《权利的游戏》的范例:刺激,生动,以一种决心向它最终的高潮前行。这意味着未来估计还会有剧情缩水和偶尔的逻辑混乱,但那又怎样。如果你没有在Tommen跳出窗户外那一刻被震到,或者在Dany让Tyrion成为她的首相时被感动,或者在看到她(总算!)带领一个船队航向Westeros时被刺激到,那你可比我还苛刻。

《权利的游戏》现在或许是个不一样的剧集了,也没有以前那么丰富了,但是它有着书里(和前几季)缺乏的紧迫感。坦白说,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如此期待过下一季了。

 

原文地址:http://www.theatlantic.com/entertainment/archive/2016/06/how-game-of-thrones-became-a-different-show/489305/
(我只是翻译。觉得是目前外媒里最精准的评论。我只翻译了部分的名字)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