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随感

4

更新/随想

我回来啦! 博客好久没有更新了,是因为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想想事情。现在好像睡了一场大觉,决定醒来做点事情了。写一写心得。

0

新年

  早上起来看书。中国那边还是除夕夜,因此自己也看不进去什么。微信要和家里人问好,结果视频信号不好,画面永远延迟,听的也不清楚。每当这个时候就格外心酸。看着家里的人如此热情的问候我,我得到的却只有影像,就好像做梦一样,不知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0

星光

今年十月份的时候收到NBR(National Board of Review,美国国家影评协会)的邮件,说有一场《燃情主厨》(“Burnt”)的提前观影,之后还有主演布莱德利.库伯和西耶娜.米勒 真人在场回答问题。再加上不要钱,此等好事怎能拒绝。查了课表,当天上午没课,立刻RSVP。

2

孤立生,非孤意终

今天写作课结束了。结束前老师说的一句话击中了我: “Art is often made in isolation but is not about isolation.” (艺术往往在孤立中诞生,但并不总是关于孤立的)

1

写给20岁的自己

今天20了,总觉得该写点什么。写作有时候就是个自省的过程,不然恍恍惚惚半辈子就过去了。也只有静下来的时候,时间会流逝的慢一些。

0

我们都要上山

前几天看一个得了砂肺的煤矿工人的采访。他已经算是晚期了。人家问他,你现在有什么希望?他回答,我只是希望我孩子可以快点长大,帮我把我婆娘送上山。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体会到“送上山”是怎样的一个委婉的表达。一时间心里非常伤怀和震撼,一是因为死亡在他口中已经没有恐惧,而像是一个期盼已久的朋友,一个能让他从生活苦痛中得到自由的奖励。二是自己已经病这样了,而家庭的责任却对他来说是唯一牵挂的。

2

关于阿司匹林的一切

爷爷在我出生前2年来北京到我妈工作的友谊医院做一个简单的前列腺手术,结果术后消化道大出血差点死在台子上。奶奶当时人就不行了,说:“都吐黑血了,这是人死以前才有的症状啊!” 当然爷爷最后没事,虽然现在人已经走了吧。追其原因就是手术前他自己吃了点阿司匹林没有和别人说。这阿司匹林是稀释血液避免血栓的,应该术前7天就要停止吃,否则很容易手术时大出血。他自己手术前一天感冒了,随便吃了点药,但是为了不耽误手术因此就把这个事实隐瞒了,所以出了这么个幺蛾子。确实是疏忽了,某种意义上是因为在我妈自己医院做的手术,大家都是熟人帮忙。

0

什么是爱情

作为一个身体加精神上的virgin,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不过就算对于经历过感情的人,估计他们也会有这个问题纠结了很久。有些人花了一辈子的时间也不知道什么是爱情,有些人声称自己找到了爱情,有的人明明已经陷入爱情却又矢口否认。这个问题能持续几千年是有原因的,因为我们总是在寻找,我们总是不满足。没有爱情的人担忧自己什么时候能找到;拥有爱情的人担忧这个到底是不是我心中的那个爱情。也许本来就没有答案

0

我们为什么是我们

小时候总是把人分成好人坏人,稍微大一点的时候把人分成自己喜欢的人和讨厌的人。而现在的我,总是努力放下自己的偏见,想要去理解别人为什么是现在这样的性格。当初在我知道我自己超级讨厌的一个同学其实是在一个离异的家庭以后,我非常的自责,因为我被自己的喜好蒙了心智,只顾着讨厌人家,却根本不理解他是在怎样的环境成长的,他为什么是现在这个样子。所以我现在都有点环境主义论了,觉得一个人的性格和外界因素有很大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