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随感

0

我们都要上山

前几天看一个得了砂肺的煤矿工人的采访。他已经算是晚期了。人家问他,你现在有什么希望?他回答,我只是希望我孩子可以快点长大,帮我把我婆娘送上山。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体会到“送上山”是怎样的一个委婉的表达。一时间心里非常伤怀和震撼,一是因为死亡在他口中已经没有恐惧,而像是一个期盼已久的朋友,一个能让他从生活苦痛中得到自由的奖励。二是自己已经病这样了,而家庭的责任却对他来说是唯一牵挂的。

2

关于阿司匹林的一切

爷爷在我出生前2年来北京到我妈工作的友谊医院做一个简单的前列腺手术,结果术后消化道大出血差点死在台子上。奶奶当时人就不行了,说:“都吐黑血了,这是人死以前才有的症状啊!” 当然爷爷最后没事,虽然现在人已经走了吧。追其原因就是手术前他自己吃了点阿司匹林没有和别人说。这阿司匹林是稀释血液避免血栓的,应该术前7天就要停止吃,否则很容易手术时大出血。他自己手术前一天感冒了,随便吃了点药,但是为了不耽误手术因此就把这个事实隐瞒了,所以出了这么个幺蛾子。确实是疏忽了,某种意义上是因为在我妈自己医院做的手术,大家都是熟人帮忙。

0

Everybody Dies

Everybody dies.谁都知道这点。唯一区别是有的人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有的人不知道,有的人甚至从来没有想过。在医生家庭长大,这个问题也没少困惑我。当然父母总是看多了,也算是见怪不怪了。生命有的时候真的是不公平。病死的为什么不是杀人放火的谋杀犯,却要是还有大把年华的善良妙龄女子。马航上的那些乘客又是做错了什么。自己一直相信karma,好像这个能给世界带来多少秩序。好人最终会获得奖励,坏人也会得到惩罚。Everything comes at a price. 你得到了一些就会失去一些。人生也不过就是得到又失去的过程。明知道自己最后什么都要失去,必定要hold on久一点吧,时间对人都是公平的。

0

什么是爱情

作为一个身体加精神上的virgin,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不过就算对于经历过感情的人,估计他们也会有这个问题纠结了很久。有些人花了一辈子的时间也不知道什么是爱情,有些人声称自己找到了爱情,有的人明明已经陷入爱情却又矢口否认。这个问题能持续几千年是有原因的,因为我们总是在寻找,我们总是不满足。没有爱情的人担忧自己什么时候能找到;拥有爱情的人担忧这个到底是不是我心中的那个爱情。也许本来就没有答案

0

好吧,这个故事又要从我的室友说起 前几天买了一个iPhone (勿喷,人生中第一部),崭新的,所以用起来小心翼翼的,里面附赠的有塑料薄膜包着的连接线和插头,我也不舍得开封(因为我已经有Lightning线了,不想用新的),于是就放在iPhone的那个盒子里,然后放在我抽屉里。结果晚上回宿舍的时候发现连接线和插头被拆封放在我桌上,被我室友用了。我当时就火了,完全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老子都不舍得用的新线,您老人家倒好,不打招呼打开抽屉翻出盒子,拆掉那层塑料薄膜就用上了。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可能是因为他翻我抽屉用东西不打招呼,后来等自己冷静了以后反思到底为什么生气,发现可能更是因为他戳到我的“瘾”了:电子产品  

0

友谊?

今天我大学生活的第一个学期就正式结束了,也终于有时间写一写困扰我有一段时间的问题。不太可能得出什么结果,就算是随便写写吧 让我不断反思最多的问题就是,什么是友谊?

0

真实与谎言

做大夫的父亲前一阵子接到大姑父的电话,说他被怀疑得了喉癌,迫切的向我爸寻求帮助。父亲在安抚他情绪并挂断电话后,大骂:“#%@& …..地方的医生真没良心,哪有直接告诉病人实情的,不就是想让病人害怕后多做别的化验吗。” 父亲的愤怒让我很惊讶也很好奇:“难道北京的大夫从来不告诉患者实情吗?” “谁会直说啊!从来都是只告诉家属。” 我就挺生气的:“难道大夫不应该告诉自己病人实情吗?这是他们的职责啊:说实话!如果连自己的医生都不能相信,还能指望什么?” 然后我和我爸就开始吵啊吵,开始了这个最著名不过的关于“善意的谎言”的辩论。写SAT作文的时候我都不晓得纸上谈兵说过多少回了,但是只有遇到这种身边真实的事例才会让你心有所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