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随感

4

更新/随想

我回来啦! 博客好久没有更新了,是因为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想想事情。现在好像睡了一场大觉,决定醒来做点事情了。写一写心得。

0

新年

  早上起来看书。中国那边还是除夕夜,因此自己也看不进去什么。微信要和家里人问好,结果视频信号不好,画面永远延迟,听的也不清楚。每当这个时候就格外心酸。看着家里的人如此热情的问候我,我得到的却只有影像,就好像做梦一样,不知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0

噪音

是时候该静一静了。脑子里乱的很,有太多焦虑了。

0

不值得被拯救的人类

我现在还记得刚玩完”The Last Of Us”的时候自己对结局是如何的不爽。现在看来还是自己naïve啊。受社会主义毒害极深。

2

当游戏不再是游戏

我从来都不爱玩电脑游戏。可能是小时候被爸妈压制的很好吧,说什么对眼睛不好,会沉迷的荒废学业等等。小学同学都迷CS那会,自己硬是一点也没沾,只是眼巴巴的看人家玩。 现在自己上大学了,更自由了,也是什么游戏也不玩。不是说自己克制能力强,而是自己压根就没这个欲望。有些事情吧,错过了应该感兴趣的年龄,以后可能都不会有兴趣了。

2

孤立生,非孤意终

今天写作课结束了。结束前老师说的一句话击中了我: “Art is often made in isolation but is not about isolation.” (艺术往往在孤立中诞生,但并不总是关于孤立的)

1

写给20岁的自己

今天20了,总觉得该写点什么。写作有时候就是个自省的过程,不然恍恍惚惚半辈子就过去了。也只有静下来的时候,时间会流逝的慢一些。

0

我们都要上山

前几天看一个得了砂肺的煤矿工人的采访。他已经算是晚期了。人家问他,你现在有什么希望?他回答,我只是希望我孩子可以快点长大,帮我把我婆娘送上山。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体会到“送上山”是怎样的一个委婉的表达。一时间心里非常伤怀和震撼,一是因为死亡在他口中已经没有恐惧,而像是一个期盼已久的朋友,一个能让他从生活苦痛中得到自由的奖励。二是自己已经病这样了,而家庭的责任却对他来说是唯一牵挂的。

2

关于阿司匹林的一切

爷爷在我出生前2年来北京到我妈工作的友谊医院做一个简单的前列腺手术,结果术后消化道大出血差点死在台子上。奶奶当时人就不行了,说:“都吐黑血了,这是人死以前才有的症状啊!” 当然爷爷最后没事,虽然现在人已经走了吧。追其原因就是手术前他自己吃了点阿司匹林没有和别人说。这阿司匹林是稀释血液避免血栓的,应该术前7天就要停止吃,否则很容易手术时大出血。他自己手术前一天感冒了,随便吃了点药,但是为了不耽误手术因此就把这个事实隐瞒了,所以出了这么个幺蛾子。确实是疏忽了,某种意义上是因为在我妈自己医院做的手术,大家都是熟人帮忙。